气候迷局之坎昆会议

文/NRDC(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中国项目传播主管 李旸

  联合国气候大会坎昆会议会场/李旸拍摄

        2010年11月29日,为期两周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第16次缔约方大会(COP16)在墨西哥海滨城市坎昆低调开幕。之所以说它低调,是因为回想起去年这个时候在丹麦哥本哈根召开的上一届气候大会(COP15)的空前盛况:各国首脑如云,媒体狂轰滥炸,民间组织和公众高度关注并对之报以无限希望,最终签署了一份差强人意的《哥本哈根协议》,落得一个相互指责的混乱残局,大家失望而归。相比之下,今年的坎昆会议,单从参会人数上看就已经从哥本哈根会议创纪录的4.5万人,缩减到了1万多人,也不会像去年那样吸引各国元首一级的政府首脑参会。各方对其的关注度仍然较高,但期待却已大大降低,所见的预测评述,大多是走了“现实路线”。各方已公开表示没有期待在本次会议上能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甚至不期待能够就全部议题达成共识。此前于2010年10月中国天津召开的UNFCCC部长级会议,已经为坎昆会议打下了务实的良好基础。对此次会议的最高期待就是能够在一些分歧相对较小、比较“容易”的议题上(如,资金、技术转让、REDD即减少毁林及森林退化的排放、气候变化应对,等)取得尽可能多的共识和实质性进展,使2011年的南非会议以及2012年的里约热内卢地球峰会能够敲定各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承诺,并拿出执行承诺的具体方案和步骤。

        期待降低,谈判压力似乎也就有所缓解,某种程度上也许倒更有利于取得进展。继2008年初卓有成效的巴厘岛会议成功达成了《巴厘路线图》之后,气候谈判经历了北欧丹麦的寒冬,再次回到风景怡人的热带海滨,令人不由得又开始寄望坎昆,希望再一次看到富有成果的大会。其实,没有任何气候变化谈判是轻松的。如果本次会后再次出现各方失望而归的局面,很难想象UNFCCC所有成员国还能够继续信任联合国主持下的气候变化谈判机制。而这一机制是整个国际社会唯一拥有的可以让世界上所有国家共同制定解决方案的讨论平台。所以,本次坎昆会议肩负的重要使命之一,就是重建哥本哈根会议中以及会后遗失的信任。

        然而,会议刚进行到第二天,日本谈判代表就已多次在各种场合宣称:“日本在任何条件下,都坚决不会在《京都议定书》的第二阶段承诺任何减排目标”。作为《京都议定书》的诞生国,日本决心扼杀这一广大发展中国家极力维护的法律文件,无非是迫于坎昆大会前,其国内九大产业联盟对日本政府的联合施压,反对在2012年《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之后的延续。日本代表公开表示的理由是《京都议定书》只覆盖了占27%的全球排放量的国家,而全球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中国和美国都没有在《议定书》下承诺减排目标。这显然是无视中国已经做出的努力和取得的减排成就,并以美国的减排不力为借口,逃避其自身的减排义务。也正是因为其以强硬态度在大会开幕之初就制造“不和谐音”,破坏大会建设性的气氛,日本“当之无愧”地获得了当天的“每日化石奖”,该奖项由国际上数百家NGO组成的联盟CAN评选,讽刺性地将“荣誉”授予当天谈判最主要的“绊脚石”。对此,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杨爱伦评论道:“日本的国际谈判立场是被其国内短视的产业集团所‘绑架’了。这些日本企业没有能看到全球减排的趋势对于日本先进、高效的节能技术带来的商机。他们的这种做法可能会使日本逐渐丧失在国际竞争中的优势。”

        12月1日,也就是大会第三天,坎昆迎来了中国政府代表团的第一场边会。会议由中国国家发改委和联合国发展计划署(UNDP)中国项目联合主办,向所有参会者展示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所制定的政策、措施,所采取的行动和取得的成果。中国发改委气候变化司司长、中国代表团副团长苏伟在讲话中介绍了中国会坚持将应对气候变化和低碳经济作为社会经济发展的核心战略,并引用了此前发布的《中国国家人类发展报告》中的大量数据来展示中国中国在节能减排、可再生能源发展及其激励政策的制定、森林恢复、低碳城市建设等诸多方面取得的成就,并重申了中国在去年哥本哈根会议上做出的郑重承诺:到2020年将单位GDP的碳排放强度在2005年基础上降低40-45%。

        UNDP中国项目的官员Renata Lok-Dessallien女士对中国的减排行动做出了高度评价。她说在中国做到了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包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不曾做到过的事情。UNDP与中国政府最新签署了协议,计划将中国节能减排的优秀工作经验和低碳发展的努力及其成果与广大发展中国家分享,向世界推广。

        对于“全球的减排行动是否奏效在于中国;中国能够拯救世界”的言论,作为会议发言人之一的南方中心主任许国平(Martin Khor)谈到,中国作为一个人均碳排居世界第75位,历史总排放量占全球9%的发展中国家,似乎受到了过多的关注。他指出,和所有发展中国家一样,中国被要求完成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尚在经济发展曲线的上升过程中就要大幅降低碳强度,其减排难度常常被忽视。拥有如此巨大的人口基数、面对就业压力,中国的减排行动需要的资金投入量大得惊人。仅以降低人均碳排放增速的情景模式分析,从2020年预测的5.6吨到2050年实现6.3吨(绝对量增长,但增速放缓),中国就需要投资逾万亿美元。而对此带有“捧杀”中国之嫌的提问,苏伟的回答则更为直接,他说“中国不能拯救世界,但可以拯救自己”。

        自哥本哈根以来一直受到高度关注的MRV问题,即“三可”(减排信息的可测量、可报告、可核实)或称透明度问题,自然也成了提问的焦点。苏伟回应说:“MRV对于中国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因为我们已经在国内政策中制定了测量、报告和核实减排数据的政策和措施。”

        其实MRV本身,单纯从其要求信息的公开、透明的角度来看没有任何问题,之所以成为一个扑朔迷离的问题,并在哥本哈根引起轩然大波,是因为这一问题当时被以美国为主的发达国家用来作为借口,阻碍谈判进程,掩盖其无所作为,并将导致谈判的停滞“罪过”转嫁到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头上。从而引起了在媒体上无休止的口水战。

        自天津会议以来,中国对待这一问题的态度就已经变得非常积极和开放。中国在MRV问题上的立场也非常明确,发展中国家接受发达国家资助的减排行动应该接受国际MRV,未接受国际资助采取的自愿减排行动接受国内的NRV和国际磋商与分析(ICA),以区别于针对发达国家的MRV, 体现 “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

        坎昆会议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与在中国工作的民间组织会谈。谈到减排透明度时,解振华说:“中国过去是只干不说。现在想想,既然干了,为什么不说呢?中国做了什么、没做什么,有什么困难,我愿意跟大家说,而且恰恰是我们宣传的不够,使某些媒体老在歪曲我们的政策和措施。我如果公布以后,全部透明了,它想歪曲也没有道理了。从这个角度说,中国是愿意透明的。但是,我们要求把细节谈清楚,要把原则确定下来。”

        当天晚上,美国代表团在坎昆会场举行了仅对民间组织开放的小范围信息发布会,数十家NGO和青年代表参会。主讲人美国气候变化谈判副特使Jonathan Pershing博士被外界称为务实派,曾在美国政府中积极推动气候行动及立法。他也很自然地被在场的民间组织代表问到与中国代表之间是否就MRV问题取得了进展,谈判重点是什么。Pershing博士并未给予正面回复,说此前多次交换意见,但与中国代表在坎昆的第一次会面安排在明天(周四12月2日)。但他强调,谈判的每一块单项内容都并不容易,其实并不存在外界普遍认为的“较为容易的议题”,因为减排、资金、技术转让、气候变化应对、REDD(减少毁林及森林退化的排放)、MRV等等问题都是相互联系、相辅相成的。这让人不禁产生了一丝忧虑,作为常见的谈判技巧,美国很可能继续将不太相关的问题捆绑在一起最为谈判筹码。事态在此后10天的会议中将如何发展,我们还需静观其变。

        NRDC(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中国项目主任芭芭拉•费雯丽女士在这两个会议之后评述说:“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其应对气候变化所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近年来,中国在提高能源效率、发展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技术、低碳交通(如电动汽车、高速铁路)等领域所取得的长足进步及其惊人的发展速度已经超过了美国和其他任何国家。”

        她表示,在国际气候变化谈判中,中国的态度也是越来越积极和开放。但还是观察到,中国政府在谈判中惯于“被动防守”很少“主动出击”,如果中国不仅仅是在其他国家对中国横加指责的时候,才做出被动的回应;不仅是在对方针对某一问题提出一套中国难以接受的方案时,才开始反驳,而是能针对争论焦点或对方的质疑,主动拿出自己的一套具体的解决方案与对方进行商谈,也许将帮助中国在谈判中取得更加主动的地位。她说:“我认为,其实目前中美双方对于MRV的基本原则都是认可的,已经没有太大的分歧,重点是谈具体细节和如何实施。解振华主任提出的全面性、非侵犯性、非惩罚性和促进性这四项原则,美方也是认可的,只是仅有这些原则还不足以界定MRV的实施方法,中国如能首先拿出自己的一套方案确保将上述四个原则落到实处,将更有利于在谈判中赢取主动。

        所谓“哥本哈根会议能否拯救世界”、“坎昆会议能否拯救气候”其实都是伪命题,因为这些国际会议说到底是政治谈判,而最终真正拯救气候的是各国在国内采取的实实在在的减排行动。

李旸

关于 李旸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中国项目传播主管
此条目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