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与妥协,坎昆考验政治智慧

坎昆会议标志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称UNFCCC)第16次缔约方大会(COP16)坎昆会议的标志是迎风摇摆的热带绿树加上飞舞的蝴蝶,仅从会标上看,似乎比去年COP15哥本哈根会议那银丝缠绕、一团乱麻似的会标多了些许乐观的情绪。少了去年孤注一掷的巨大压力和相互猜忌的不良气氛,今年的会议从一开始就本着建设性的务实原则。各方评论均称,此次代表们是为了卷起袖管干活儿来的。

        然而,会程过半的时候,表现仍旧平庸,除了技术转让和能力建设议题取得了明显的进展,减少毁林及森林退化的排放(REDD)、 气候变化适应(adaptation)、资金等此前被认为相对“容易”的议题都还几乎是原地踏步。而围绕着京都议定书的存亡这一基础性问题的争执,更是将整个大会笼罩在阴霾之中,令前景十分不明朗。

        坎昆不容偷懒

        按照惯例,每届气候大会总会在周末安排一天休会日。然而4日(周六)这天各方却格外忙碌。下午的大会会场被挤得水泄不通,各国代表一一发言。也许是因为心情的迫切加之问题的复杂,多数代表充满激情的演讲都超过了规定的每人两分钟。主席不得不频频提醒代表注意发言时间。原定两小时的会议开了足足四个小时。当天,各国部长纷纷飞抵坎昆。部长级官员在会议结束前一周抵达,在历届大会中也算相对较早的。这也许是吸取了哥本哈根会议的教训,因为高层官员尽早到会,有助于尽早发挥政治智慧,攻克困扰各方谈判代表的艰难议题。

        大会主席、墨西哥外长埃斯皮诺萨当晚邀请各国部长参加了欢迎晚宴,并在晚宴上选出一些国家的部长结成对子(一个来自发达国家,一个来自发展中国家)分别负责协调不同事项,推进案文的协商和确认。比如瑞典和格林纳达负责“共同愿景”的相关事项;西班牙和阿尔及利亚负责气候变化适应;澳大利亚和孟加拉负责资金、技术转让和能力建设;新西兰和印度尼西亚负责包括透明度问题在内的气候变化减缓事项;英国和巴西负责《京都议定书》下的相关事项,等等。这还是一个比较新奇的做法,从这些国家的选择看,似乎尽量选择立场中立但又与该议题相关的国家。这样的协调机制具体如何运作,各国代表还不太清楚,是否有效,也需拭目以待。

        5日(周日)上午的大会稍显冷清,主席宣布了部长们的到达,敦促大家抓紧时间拿出令人满意的案文供部长们审议通过。各国代表也纷纷作出回应,其中委内瑞拉女代表的话特别恳切,她说:“我们的国家眼下正遭受洪灾……我们要对子孙负责,历史责任不允许各位偷懒,我们不能只在坎昆签署一个容易的程序文件,而把一切艰难的问题都推到明年。否则我们将来无颜面对子孙,我们怎么解释未能完成应该在坎昆完成的工作?”

        美国的“难言之隐”

        美国在气候问题上的裹足不前,已经受到了多方发难。美国代表团团长乔纳森•潘兴则在坎昆会议期间多次组织NGO吹风会,有些还是仅对美国NGO开放,努力营造正面舆论,维护美国的形象。在一次吹风会上,他也坦言,美国目前地位尴尬,“我们在这就是不太受欢迎。”6日(周一),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在美国中心的演讲,似乎完全抛弃了政府官员的身份,给与会者上了一堂活生生的大学物理课,谈碳在生根生物圈中的运行轨迹,谈各类新奇的新能源技术,对于听众最期待的美国眼下采取哪些措施落实其承诺的碳减排目标避而不谈。

        其实,美国代表差强人意的表现,也是有其“难言之隐”。一位分析人士对本报记者谈到,当今的美国缺乏有力的新能源鼓励政策,美国国会特别是参议院难逃其咎。在民主党议员占多数席位的大好时机,气候法案都未能通过,可见保守势力之强大。中期选举之后情况更是很不乐观,共和党赢得了很多席位,而他们一向是以保护煤碳、石油产业利益、反对环保政策著称的。可能很少有人关注过,超过一半的共和党参议员没有护照,意味着他们从来没有出过国,很难想象他们能够拥有足够的国际视野,来妥善处理气候变化国际谈判这样的问题。他们大多是保守派和气候变化怀疑论者,有些根本不相信气候科学。而“碳税”在美国简直就是一个禁区,都不是讨论能否推行的问题,而是敏感到任何官员都不敢触碰,只要提到增加任何的税,选举中必输无疑。而中国不仅积极探索碳排放的总量控制和交易及碳税的可能性,并且可以公开讨论其实施的可行性和挑战,可以说是走在了前面。当然,美国联邦气候立法的失败,谈判表现欠佳,并不说明其国内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完全无所作为。以美国环保署(EPA)引领的行政力量、州一级立法、企业界和民间的积极行动还是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的。

        坎昆关键词:冷静与妥协

        希望寻找机会爆出“猛料”的媒体,这次可能会对平淡的气氛感到有点失望了。大会第一周曾有媒体爆出“墨西哥秘密文本”的新闻,在会场内外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而后又迅速平息了。杰克•施密特(Jake Schmidt), NRDC(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国际气候政策主任在第一时间评论称:所谓“墨西哥秘密文本”的说法对会议东道国墨西哥是不公正的评论。他说,东道国墨西哥在坎昆会议的谈判组织工作中的表现是出色的。对于任何希望做出提议的国家他们都执行“敞开大门”的公开原则。他们接受各方意见,试图拟定一份能够融合各方不同观点的协议。这是任何此类复杂的国际谈判中,会议主持方的惯例做法。一份基于过去一周的艰苦谈判而形成的文案将于明天正式对外发布,这将是公开透明的。事实上,正是为了尽可能全面包含各方观点,这份文案已经变得长篇累牍。这整个过程和即将公布的文案都是惯例,没有任何所谓“秘密可言”。

        中国外交部气候变化谈判特使黄惠康对本报记者表示:“主要是因为有了上次的教训,大家有点过于敏感和紧张了,这次是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重蹈覆辙的。”

        “维基解密网”在大会期间爆出美国曾收买一些国家,操纵哥本哈根谈判的丑闻,可谓一枚重磅炸弹,但似乎仍旧没有过多转移人们的视线。尽管在闭门会议中,分歧依旧明显,气氛依旧紧张,关键议题的观点也依旧针锋相对,但坎昆会议在公开场合的氛围却相对平和,少了哥本哈根会议中的唇枪舌剑和十足的火药味。即便是对于最具争议的日本拒绝《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立场,虽然多国政府和各个非政府组织(NGO)反映强烈,但从大会整体气氛看仍然没有出现铺天盖地的指责。取而代之的是耐心聆听立场背后的原因陈述,尽可能去说服和寻求出路。与会各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似乎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护来之不易的建设性气氛,尽可能避免制造“戏剧冲突”。

        UNFCCC执行秘书菲格蕾丝在7日下午的高级别会议上说:“我知道大家在某些领域已经作出部分让步,但还远远不够……如果你的国家立场跟其他人的相抵触,不要要求别人妥协,自己先想想妥协。”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出席了此次会议,他说:“这是一场马拉松,气候变化不是一朝造就,也不是一朝能解决的,要想解决,我们需要良知、共识和妥协。没有气候领域的进步,就没有千年发展目标的实现;没有气候安全,就没有能源安全和国际和平。只要国家愿意想低碳经济转型,联合国就能够提供帮助、指导和资源……国家立场不同,案文总是显得不够完美,可是时间紧迫,贫困和脆弱人群等不起一个‘完美的协议’了。”

        8日(周三)一早,AWG-LCA (长期合作行动特设工作组)和AWG-KP(《京都议定书》发达国家继续减排工作组)的最新文本都出来了,UNFCCC执行秘书菲格蕾丝讲得很清楚:“会议到了这个时候,剩下的就是政治决策了。”本周五上午,代表们必须完成相对成熟的文本供部长们讨论通过。

        日前,墨西哥总统卡尔德龙曾在一次讲话中引用中国谚语“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来提醒各方,谈判虽然艰难漫长,但目前取得的每一点进展都是在向目标迈进。他满怀激情地讲到:“我们不仅是国家代表,我们还都是人类的代表,我们都是孩子、父母、祖父母,总有一天我们会变成后人的祖先,扪心自问,我们将留下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李旸

关于 李旸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中国项目传播主管
此条目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