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式谈判的角力

        会议一拖再拖,要到下午2:00才能召开。我就先发写一半的文章吧。

        预测能够百分之一百准确,的确是很难得,但对德班COP17谈判会议最后一天拖堂的预测,想都不用想就又是一场马拉松。但没有想到会议一直拖到今天下午2点以后。看着各国部长们被属下簇拥着在会场之间匆忙走过,看着记者们拿着“长枪短炮”追逐着心目中“重要新闻来源”的部长,看着部长们疲惫的身影在连轴转开会,有时甚至连饭都没时间吃,看着参会人员东倒西歪地熬夜,部长们连这点“权力”都没有,仍在挑灯夜战。这场马拉松式的谈判不仅是一场政治角力,也是一场意志和体能的角力。

        在9日下午,会场里流传着一份谈判草稿的文本。各个参会的组织纷纷讨论谈判的预期,准备好应对不同结果的预案和声明。新闻媒体准备“潮水般”的对结果的宣传或责难。下午时,有一些国际组织在会场进行“示威”,对会议中没有大幅度提升减排目标,对发展中国家遭受到气候变化造成的损失漠不关心,对发达国家试图控制绿色基金管理权,对会议的谈判程度的透明度不高表示愤慨。他们那种对气候变化的执着和激情,引起了参会代表的掌声和支持。

        对于基础四国和发展中国家来说,德班会议取得进展的成功标志主要是两个,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和绿色气候基金的建立。德班会议应该保证绿色气候基金不会是个空壳子,必须有资金注入。德国注资的4千万欧元是基金工作机构运作经费,丹麦的1千万欧元是第一笔资助基金。发达国家应该确保2020年要达到1000亿美元的水平。以目前的经济形势和历年的谈判经验来看,即使是已签定的协议中明文规定的资金支持,有的国家也会食言。在资金问题上逢会必谈,逢会有新协议,是件咄咄怪事。发展中国家提出了许多建议,寻求资金的来源。希望在COP18的会议上能进行讨论,从而使资金逐年明显增加,直至达到2020年1000亿美元的水平。在绿色气候基金的管理上,发达国家要求世界银行和全球环境基金(GEF)担任绿色气候基金的临时执行秘书。而发展中国家希望在联合国或联合国气候变化秘书处领导下,选举临时执行秘书领导“绿色气候基金”。该基金的董事会是协调促进绿色气候基金的正常有效的运转,与临时执行秘书一起按COP18决议中的安排开展工作。驻地国和监理委员会将由COP18会议决定。第一个由临时执行秘书召集的董事会于2012年4月30日召开。韩国和瑞士主持董事会,韩国为绿色气候基金提供启动资金。

杨富强

关于 杨富强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气候变化与能源高级顾问
此条目发表在 未分类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