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阻且长 行则将至——煤炭大省山西的“十四五”减煤路径

2021-07-29 作者: 温华

本博客由气候与能源项目副主任温华、顾问张莲娜和高级项目协调员王雅玲共同撰写。

@Valeriy Kryukov on Unsplash

2021年4月,山西省公布了《山西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以下简称《规划》),明确提出“十四五”期间“实施煤炭消费总量控制”。《规划》虽然未对煤炭消费控制提出具体量化指标,但彰显了山西在退煤上的决心。作为中国最大的煤炭生产基地和第三大煤炭消费省份,山西如何当好能源革命排头兵,在“十四五”期间实现煤炭消费总量和碳排放双达峰? 

NRDC与太原理工大学环保产业创新研究院和山西科城环保产业协同创新研究院最近联合发布的报告《山西省“十四五”煤炭消费总量控制政策研究:碳达峰与环境空气质量改善双目标下的山西减煤路径》认为,将山西省2025年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在3.2-3.4亿吨,既能保障全省在2025-2028年期间实现煤炭消费和碳排放双达峰,又能推进重点区域环境空气质量(PM2.5)达标,实现气候、环境和能源转型的多赢。 

“十三五”期间,由于东部及周边省市对电力和煤炭需求的增加,山西省煤炭消费量不降反升,煤炭消费进一步向电力和焦化行业集中,两大行业的煤炭消费量就占到了全省消费总量的75%以上。要满足“十四五”期间煤炭消费负增长的要求,就必须抓住“牛鼻子”,从煤电和焦化入手。一方面,合理控制外送电规模,加快完成落后机组的淘汰,在2025年将全省煤电装机控制在7000万千瓦左右,同时,对30万千瓦及以上煤电机组实施综合提效改造,将全省供电煤减少8-10克标准煤/ 千瓦时;另一方面, 严格控制焦化产能,实施以煤定产,从生命周期角度挖掘节能降耗潜力,争取2025年全省焦化产能从目前的1.5亿吨压减到1.1亿吨以内。 

研究还依照公平原则,从减煤责任、减煤能力和减煤潜力三个维度,构建了山西省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目标分解评价体系,建议有的放矢的实施区域减煤目标差异化管控策略。为能源转型较快、煤炭消费占比较低、环境空气质量较好的晋北三市(大同、朔州和忻州)下达相对宽松的减煤目标,而在焦化产业集中、环境问题突出的临汾、吕梁和长治等地实施更加严格的减煤政策(详见附表)。

山西省分区域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目标(2025)

在2021年7月14日举办的报告发布会上,山西省能源局肯定了NRDC及合作伙伴对山西能源发展形势判断的前瞻性,期待相关研究成果能为山西省开展减煤工作提供科学依据。虽然部分行业协会代表认为山西要想保持发展还得继续靠煤炭、焦化、钢铁,大部分与会专家认为,高耗能行业需要为“双碳目标”做好准备,同时要充分发挥企业在承接产业转型、经济发展以及解决就业问题中的载体作用,“只有退出的产业,没有退出的企业”。 

在“双碳”目标下,我国能源生产、消费格局将发生根本性转变,承受更大能源转型压力的山西省,既要保持推动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转型的战略定力,也要考虑全省经济稳步增长和能源产业平稳过渡的现实要求,统筹发挥政策引导、市场调节、公众参与等各方面作用,确保“十四五”减煤目标的实现,为全国碳达峰、碳中和做出贡献。 

关于作者

  • 温华

    气候与能源项目副主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