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搜索:  
    首页 > 新闻中心 > NRDC新闻动态
在线调查
过去的一年中国内外重大生产责任事故导致的环境污染事件频发,你认为主要原因何在?
政府监管不力
企业唯利是图,忽视安全生产和社会责任
法律法规不够健全
以往类似情况的惩罚和责任追究力度不够
以上因素皆有,很难讲哪个是主要原因
 
最新博文

题目:《行动计划》贵在行动-NRDC环境法团队的思考
作者:王彦
发表时间:2013-09-13

用户订阅
填写您的电子邮件

亚洲国家探索新型能源消费道路 避免重蹈欧美国家粗放型经济发展模式的覆辙(2012年3月22日)

       人民网赴越南特派记者 暨佩娟 驻越南记者  刘刚   来源:人民网

       能源短缺已成为制约亚洲发展的瓶颈。菲律宾前参议员苏维里日前警告称,若政府不能解决能源短缺问题,一个月后随着用电高峰期到来,拥有菲律宾1/3国土面积、1/4总人口的棉兰老岛地区将陷入一片黑暗。选择什么样的能源,以什么方式获取足够能源,既关系到亚洲的可持续发展,也关系到发展道路的选择。                 

    3月21日,由美国国家亚洲研究局主办的为期两天的2012年太平洋能源峰会在越南首都河内开幕,此次峰会的主题是“创新的一代:为繁荣的亚洲提供动力”。

    粗放型模式不可持续

    主办方发布的《2011年太平洋能源峰会报告》显示,亚太地区经济快速发展将推高能源需求,未来25年该地区的能源需求预计将增加65%。为满足不断扩大的需求,亚洲需要更多投资。日本能源经济研究所估计,2009年—2035年,全球电力行业投资缺口为20万亿美元,仅亚洲就达9万亿美元。

    美国国家亚洲研究局能源安全研究主管米克尔·赫伯格对本报记者表示,未来20年到30年,亚洲应避免重蹈欧美国家粗放型经济发展模式的覆辙,探索出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的新思路,为经济持续发展提供动力。 

    本次会议上,记者听到最多的词就是“不可持续”。赫伯格说,“亚洲的煤炭消耗量比世界其他地方大得多,且呈继续上升态势”。《BP世界能源统计2011》显示,2011年,亚太地区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消费量占世界消费量的比重分别为67.07%,31.47%和17.87%。有专家指出,天然气消费量占世界消费量的比重仍然偏低。自然资源保护协会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杨富强表示,中国拥有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寻找天然气和非常规天然气应该成为中国等亚洲国家下一阶段的重点。

    可再生能源前景看好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亚洲转变经济发展模式的关键在于降低对煤炭的依赖,提高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比例。杨富强认为,中国不能只将注意力集中在降低能源的对外依存度上,还要考虑减少过度依赖煤炭资源,否则绿色经济就很难实现。

    未来20至30年,可再生能源将实现较大发展,并继续发挥规模效益。目前水力发电在亚洲可再生能源中所占比例最大,约为7%。进一步开发水电仍然是一个重要选择。越南发展水资源与应对气候变化咨询中心执行经理陶仲思对记者表示,“建设水电站要综合考虑水电站对生态系统、自然环境和当地百姓生计的影响,权衡建设水电站需要付出的代价,但也不能因噎废食。”杨富强认为,亚洲国家应该大力发展水电站,但在项目启动前要在保护生态环境方面进行一定投资,并组织利益相关方提前协商,结合实际情况选择建设大、中、小型水电站。 

    日本地震、海啸与核泄漏事件使一些亚洲国家谈“核”色变,但有专家认为,中国和南非等国大力发展核能,符合国情,无可厚非。杨富强认为,中国应该有很强的监管机构来监管核电发展。

    风能、太阳能也被普遍看好。目前,风能和太阳能在亚洲能源消耗中所占比例只有1%,预计未来20年内这一比例可增长至4%—5%。越南河内百科大学副校长范黄良对本报记者表示,由于太阳能、风能等受自然条件制约较大,连续性不强,因此需要将太阳能、风能发电与常规发电联网,确保电力稳定、充足供应。

    能源使用效率有待提高

    价格机制对调整能源需求和结构也至关重要。赫伯格认为,亚洲必须采取比欧洲更严厉的能源价格手段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新加坡国立大学能源研究学院能源安全主任佩玛尼认为,政府要发挥引导作用,监督和管理企业活动。

    与会者多次提及整合亚洲电力资源、实现电力联网、保证电力持续供应的重要性。然而,专家们表示,目前实现亚洲电力联网依然面临不少困难,该过程需要克服政治和外交因素影响,形成具有法律效力的运作机制,并需理顺经济关系,明确各国在联网方面的支出与回报。 

    据了解,目前,中国—越南220千伏输电线路已经运行,两国正就500千伏输电线路进行磋商。越南—老挝、越南—柬埔寨220千伏输电线路也已运行。在大湄公河次区域实现电力联网颇具潜力,一些国家低成本的富余电力可以通过传输线路输送到发电成本高、电力短缺的国家。

    赫伯格则认为,和远程输送会产生损耗的电力相比,建设跨越国界的天然气管道更为经济,可以成为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合作的突破口。目前,已经有了一些天然气方面跨国界的项目和合作,如缅甸的天然气管道正在通到中国南部,也许俄罗斯的天然气管道将来还可以通到中国、朝鲜甚至日本。这需要加深双边和多边合作。

    范黄良强调说,实现亚洲可持续发展需要本地区和世界在政治、安全、环境等领域共同发力,但目前亚太地区还缺少关于能源的有效协调机制。 

    亚洲国家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的绿色增长道路并不容易,但重复欧美的老路显然不行。佩玛尼指出,亚洲国家和美欧国家所处的时代环境不一样,亚洲应该选择适合自己的经济发展模式。对于亚洲国家要走的新型能源消费道路,赫伯格表示,“世界应对亚洲充满信心”。

专家列表         常见问答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隐私保护         免责声明         版权信息         RSS订阅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 (NRDC北京代表处)               京ICP备:1101382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18955